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゛颓废先生是位┈┈┾寂寞患者.

颓废先生的【微信】1272313371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.[左文右字](九十五)校园同志小说:《23号男生》(完)  

2014-01-11 07:52:21|  分类: ゛逸の左文右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.[左文右字](九十五)校园同志小说:《23号男生》(完) - ゛颓废先生 - ゛颓废先生是位┈┈┾寂寞患者.
 
  静谧的月光,两个少年热烈的对视着。他们的瞳孔里满是对方。他们的眼神炽烈灼热。四周突然安静,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心跳声,如此的剧烈而又清晰。
  于城突然拥丁爱入怀,温柔的嘴唇随即覆了上去。丁爱没有反抗,他闭着眼睛,感受着丁爱嘴里的甜味。两个人热烈的纠缠在一起,恨不得和对方融为一体。丁爱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只是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,让他有点晕眩。
  一番缠绵之后,两个人忽然很尴尬。他们都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睛,压抑的沉默着。这事情虽然发生的自然,却也很突然。丁爱抚着嘴唇,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真的。他的心跳,忽然控制不住的剧烈起来。
  “你饿吗?要不要去吃夜宵?”于城没头没尾的来了句。
  丁爱摇头。
  “你不会生我的气吧——”于城小心翼翼的问。
  丁爱还是摇头。
  “那你说点什么呀。你心里是怎么想的——”于城有点急了。
  “我不知道,我好害怕。”丁爱突然抬头,眼泛泪光。
  “别怕,”于城搂过他,“我保证,我会保护你,会一直对你好的。其实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我的心就被你抓住了。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认识你。认识你之后,我发现自己疯狂的喜欢上了你。现在,我爱上了你,想要一直爱下去。”
  丁爱哭得更加厉害了。他虽然喜欢着于城,却从来没想过这么多。是爱吗?这就是爱情吗?
  月光下,两个人的身形从未贴的如此之近。他们的心扉也向对方彻底的敞开了。
  两个人的爱火如同草原上的星星之火,被点燃了了,无法控制的剧烈燃烧起来。他们拥抱,他们牵手,他们接吻,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那样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发生无人的角落或者漆黑的夜晚。大庭广众之下,于城就算是想要搂着他的肩膀,也会被他回避。
  丁爱知道曝光意味着什么。他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份感情,就像走在悬崖的边缘。
  似乎连英语老师也发现了他们的关系不错,居然让他们合作《罗密欧和朱丽叶》中的一段节选,作为表演课的节目。而表演的情节是朱丽叶服下神父给她的昏睡药水,却让罗密欧误以为她死去并自尽,而醒来的后的朱丽叶也自杀殉情这一段。这是异常惨烈的一段,感情的处理很难。而老师居然要让丁爱来演朱丽叶!丁爱不愿意。他不知道为什么班里有这么多的女生不选,非要让他去演这样一个女性角色。
  他很反感别人说他女性化,娘炮。虽然上了大学以来,几乎已经没有人说了。但他偶尔还是会听见别人的闲言碎语。现在,让他去演朱丽叶,不是主动授人以柄吗? 但于城对这事却充满了热情。对于这样一件能光明正大的和丁爱谈情说爱的事情,他非常的乐意。他觉得这只是个表演,刚好可以让他们忘掉所有的顾忌。丁爱可不这么想。他甚至有点生气。以至于上课的时候都带着点情绪。
  “23号,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”英语老师又像往日一样提问。
  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。要是以前,不管会不会,丁爱都是会第一时间起身的。但今天的他居然不为所动,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。
  “23号,今天没来吗?还是没听见?”老师直勾勾的盯着丁爱。
  于城想要起身化解这尴尬的愿望,还没来得及就被丁爱打碎了。
  “这里又不是只有一个23号,你又没说哪个班的。”丁爱居然直接把老师的话给顶了回去。
  教室里安静无比,大家都在等着老师的爆发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老师居然很平静。
  “好吧,是我说的不够明确。丁爱,下课后到我的办公室来,有些事要和你好好谈谈。”
  丁爱整堂课都在走神,他倒不是担心老师要找他谈话的问题。而是他生气的认为于城根本就没有替他考虑过。一旦表演了这样的节目,他会永远成为别人口中的“朱丽叶”。
  这让丁爱想起高中的时候。他是全班甚至全校踢毽子踢得最好的男生,甚至比绝大多数女生厉害。他被选出来参加学校的比赛。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。他是所有参赛者中唯一的一个男生。他也因此被嘲笑了三年。他不想重蹈覆辙。
  站在办公室里,丁爱的表情还是很僵硬。他已经抱定了决心,绝对不会演朱丽叶,即使老师强硬的要求。
  “没必要这么严肃,我知道你心里抵触什么,我也没想谈这个事。你帮我桌子上的作业本都抱着,送到我的宿舍去。”
  丁爱茫然的抱着作业本,跟在老师的后面,不知道他卖的是什么药。
  “进来坐吧。作业本就放在桌子上。想喝点什么,可乐还是雪碧?”
  “矿泉水有吗?”
  这是丁爱第一次来教师公寓。房子很宽敞,装修的也很雅致。窗帘,桌布都是丁爱很喜欢的天空蓝。侧面的书架上,放满了密密麻麻的书。丁爱一眼就瞅到了《告别薇安》。那是他最近很爱的小说。
  “老师也看这样的书?”丁爱抽出来,问道。
  “不能看吗?我和你们也没什么不同。”老师笑的深沉。
  “知道为什么要让你和于城演罗密欧朱丽叶吗?”沉默片刻,老师终究还是亮出了这个话题。
  “我不演。你找其他人演吧。”丁爱继续坚持。
  “必须你来演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看过这两张照片,你就知道为什么了。”
  丁爱的脸一下子就白了。从看到照片的第一眼起。他的大脑就空白了。这一瞬间的他,已经不能用手足无措来形容。那是失了魂。照片上,他和于城拥抱,接吻,牵手。虽然夜晚的光线模糊。他和于城的身影还是能辨别出来的。事实是无法抵赖的。而他慌乱的神情也早就承认了这一切。
  丁爱低着头,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他不敢抬头,害怕看见老师嘲笑鄙夷又厌恶的神情。
  “你别担心,这个照片没有其他人看过。”
  丁爱还是不敢抬头,他就像是待宰的羔羊。
  “所你,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让你演朱丽叶吗?”
  丁爱摇头,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  “这注定会是个悲剧。一旦这件事被曝光,你知道等待你们的下场是什么吗?”
  开除?被众人唾弃?永世不得翻身?丁爱不敢想象。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吧。
  “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的,为了你们两个,我也不想把这件事说出去——”
  丁爱终于抬头,就像是在黑夜里看见了点微弱的光。但老师的表情让他很迷惑,那种笑,意味着什么。
  “除非,你答应我的条件。你应该也明白的——”
  老师一步步逼近,那微笑的表情忽然变得狰狞。阳光正气的老师不见了,在丁爱面前的,是一个可怕的魔鬼。
  丁爱忘了是怎么逃出公寓的。他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的,逃到了实验楼的最顶层。他的心忽然好痛,从未有过的疼痛,让他呼吸困难,感觉像快要死去。他俯视着整个校园,一切都好渺小,好脆弱。如果,从这里跳下去,落地的时候,需要几秒?物理课的时候他曾这么想过,现在他突然好想亲自实践。
  天空忽然下雨了,是要洗去他一身的污秽吗?他忽然想起了母亲。那个被狠心的男人抛弃,独自养育他长大的坚强的女人。他的报答呢?他好愧疚。可是现实真的太残酷,他快被压垮了。他发出了一声怒吼,发自内心的怒吼,压抑着满腔的愤怒。
  于城终于还是找到了他。他搂着浑身潮湿,瑟瑟发抖的丁爱,心痛的问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  丁爱终于崩溃了。他蜷缩在于城的怀里,放肆的哭着,就这么一直哭着。
  “今晚,我们出去住好不好?我不想回宿舍。”丁爱哭累了,目光涣散的说道。
  “好。”
  于城很了解丁爱。他知道丁爱表面坚强,其实心理很脆弱。他总是会为了别人多考虑多担心,很多时候都忘了自己。他会把很多心事藏在心里,即使自己难过也不会说。而他,说过会保护他的,所以他不会让丁爱难过。
  于城找了个旅店把丁爱安顿下来。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丁爱就脱了衬衣缠了上来。他竟然主动吻了上来,非常的反常。这不是丁爱的作风。他的举动都太奇怪。
  “丁爱,你怎么了——”于城还存着满心的疑虑。
  “不要说话。我爱你。我真的很爱你。”丁爱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他从来没这么坚定过。
  于城淹没在了丁爱的柔情蜜意里。他们终于彻彻底底的融为了一体,不管是感情还是身体。丁爱也选择暂时忘记所有的烦恼。这一刻,他只想疯狂的体会着这危险的爱情。疼痛让他感觉到真实,这一夜,天永远不亮该多好。
  于城醒来的时候,丁爱已经不再身边了。他留了个纸条,“看你睡得香,不忍心叫你,我上午有课,先回去了。丁爱。”
  丁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。似乎从那晚过后,他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一个让于城不认识的人。他逃课,通宵上网,连宿舍也不怎么回了。没人知道他怎么了,就连英语老师,上课也不再提问23号了。而于城的关心让丁爱更加的暴躁。丁爱对他越来越冷漠,越来越抗拒。
  于城的忍耐终于到极限,他爆发了。“你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变成这样了?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不能告诉我?”
  丁爱不理会他的暴怒,他冷冷的看着他,有一种绝望的平静,“我后悔了,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。我还想要未来,所以,请你退出我的生命。”
  “你胡说,”于城的眼睛红了,像是只发怒的狮子,“那天晚上你还说爱我。我不信你这么快就变了。告诉我怎么了,不管什么事我都可以替你抗着。”
  “没有怎么,我不想要这样的人生。我不想被人鄙视被人唾弃,一辈子像个老鼠,活在黑暗的角落里。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,都是无知的冲动而已。”
  “我不信,”于城抓住他的手,“你看着我,看着我的眼睛,对我说我们之间只是冲动。从开始到现在,都只是冲动?”
  丁爱甩开他的手,“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一夜吗?你知道的,我在写小说,而生活就是我的素材。”
  “所以,我只是个棋子,现在你有了体验,我就是个弃子了?”于城的眼睛里,是难以抑制的眼泪。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  丁爱毅然决然的转过身,离去。他极力支撑着摇晃的身体,他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“于城啊于城,请不要恨我。忘记这一切,忘记我,所有的问题我会解决。”
  可是天不遂人愿。于城并没有放弃,他知道这其中有蹊跷。可怕的是,很快他发现了丁爱的秘密。某个晚上,丁爱进入了英语老师的宿舍,一整晚都没有出来。
  于城愤怒了,也明白了。明白了老师为什么不点他的名字了,不强求他演朱丽叶了。丁爱啊丁爱,这就是你要的生活,你想要的未来?还是这只是你追求的新体验?不,丁爱不是这样的人,他肯定是被老师逼迫的。
  “丁爱,是英语老师逼你的,对吗?”漆黑的路上,丁爱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,在熟悉不过了。
  “你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丁爱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惊慌。
  “不要再骗我了,我都看见了。”
  “那是你看错了。不要再来纠缠我了。”
  丁爱说玩,竟然像阵风一样奔跑起来。他不能和于城纠缠,不能让他发现任何蛛丝马迹。他只能逃跑。
  但于城很快就抓住了他,像从前一样,轻易的举抓住了他。他不理会丁爱的反抗,不管他的拳打脚踢,紧紧的抓住了他。
  “放开我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丁爱愤怒。
  “你不说是吗?那我自己去找英语老师问个清楚——”
  “不可以。你不能去找他,”丁爱失控的打断了他,“算我求你,好吗?不要去找他,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。好不好?”
  “对不起,丁爱,我做不到,就这么失去你我做不到。”于城哭了,像个伤心的小孩子。那是丁爱从未见过的样子。“我说过要永远保护你,我不能眼睁睁的就这样看着你——”
  “于城,我们没办法的,我们斗不过他的。”丁爱颓然。
  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这么怕他?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,我们不用怕他的。”
  “没用的,于城,他手上有我们在一起的证据,他会毁了我们两个人的——”
  于城睁大了眼睛,像是听懂了,又像是没听懂。丁爱啊丁爱,所你你选择独自承受,为了保护我,承受了这些屈辱吗?你真的太傻了。
  他转身独自离开,就像是个即将登上战场的士兵。我会保护你,用我自己的方式。
  丁爱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。而且远比他想象的更严重。于城居然和英语老师打架了!
  丁爱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。于城已经被保卫科的人带走了。看着四散而去但还在议论纷纷的人群,丁爱知道,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不行,他要救于城,他不能让于城因此被开除。丁爱在绝望中,开始了最后的努力。
  萧瑟的冷风中,丁爱终于等到了于城。他从保卫科出来了,“审问”大概结束了吧。
  “于城。”丁爱走上去,迎接着这个让他爱的心碎的人。
  “你来了,”于城平静道,“你知道了。”
  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你不知道这么做会被开除吗?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。”丁爱生气。
  “看来你还挺担心我的,”于城微笑,“本来没想动手。但他居然说是你主动的,还说你根本不喜欢我——所以我被激怒了。你放心,这事和你没关系。所有的责任我来承担。”
  “还说这些做什么。你听我说。你马上去找辅导员,主动承认错误,说你们有点误会,再做个检讨。我去求他,让他跟教务主任求情,只求他们不要开除你——”
  “没用的,打他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。而且刚才我已经招了,说他利用职务之便骚扰我。我有他无法抵赖的证据。”
  “你——”丁爱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  “别担心,我已经事先看过了公寓的监控。我们的身形差不多,又是晚上,没人知道是你,他是赖不掉的。”
  “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一定要这样吗?”
  “为了你,这是值得的。别哭丧着脸,我不是好好的嘛。”于城笑了。
  丁爱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。
  处罚的通知终于出来了。于城,勒令退学。英语老师因个人原因,调离。
  帮于城收拾行李的时候,丁爱的眼泪又忍不住了。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  于城上前拥住他,“好好照顾自己,别在被人欺负了。我不在你身边,要学会保护自己。”
丁爱昂起头,拥抱上去,耳语,“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?等我毕业的时候,来接我,好吗?”
从此,上英语课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问23号了。

(感谢作者林深井本文转载于淡蓝网)


~~~~~~~~~~~~~~~更多精彩请关注~~~~~~~~~~~~~~~


颓废先生是位┈┈┾寂寞患者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